BCC现身之后,比特币的身份是货币还是投资品?

来源:比特帮    发布:2017-08-16 13:54:59    129

8月1日,比特币软分叉,比特币现金(Bitcoin Cash,BCC)出现,关于分叉的文章已经有很多,这里不再赘述。

随着OKCoin、云币、火币Pro等交易平台上线BCC,以及8月1日晚上20时20分比特大陆旗下矿池ViaBTC正式开始BCC挖矿,BCC价格随之涨跌;很快,BCC紧随比特币和以太币之后,成为全球市值第三的数字货币。

目前全球数字货币数量逾千种,面对当前火热的数字货币交易,比特币等数字货币更多的是以一种投资品的面貌出现在世人面前,但是投资品是否是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本质?如果不是,在经历火热的追捧之后,会不会回归其货币属性?

比特币本源是货币

比特币、以太坊、比特币现金等统称数字货币(Digital Currency),这类数字货币集合了电子货币和虚拟货币的优点,不依赖某一发行机构。

如果回溯“比特币之父”中本聪论文的起点,比特币应归入货币行列。2008年,由于对中心化发行货币不满,一位自称中本聪的学者发表论文描

述了一种“去中心化”虚拟货币的前景:这种货币发行不经央行,无需担心发行总量控制,可以免除通货膨胀风险。

数字货币总量恒定并依据一定的规则独立发行,可以有效遏制由于货币发行带来的金融危机。

比特币的货币属性是否已经得到公众认可?一项调查结果显示,在接受调查的美国民众中多数认为比特币是用于“在暗网中购买违禁或非法服务的”货币,只有17%的民众认为比特币应用是“线上合法交易”。

全球最大的暗网黑市之一AlphaBay

在暗网上使用比特币购买物品或者服务,实现了货币的交易功能,但是暗网的存在也让比特币背上违法洗钱的污名,加上其去中心化、匿名的特征,比特币要想成为法币,很难。

今年4月份,日本实施《支付服务法》,认可比特币为合法的支付方式,可以在日本使用比特币购物,多家商场也相继开通比特币支付渠道。作为首个承认比特币为合法支付方式的国家,日本在数字货币合法化方面走在前列。

看似优点颇多,但以去中心化为主要特征的比特币还是很难得到主权国家认可:2017年,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挂牌,人民银行科技司原副司长姚前出任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,但对于是否要将比特币交易列入合法范畴、是否要开发一种新的法币、何时出台监管法规等问题还是没有结果。

如果比特币的本质是货币,目前火爆的数字货币交易是否正常?就现实情况看,比特币等数字货币更多时候是作为一种投资品存在。
如果把这个问题抛给一个炒币的人,也许会得到另一个回答:从我们每天交易买卖比特币的情况看,比特币显然是一种投资品,而非货币。数字货币交易成为今年以来最让人狂热的投资类项目之一,据加密货币网站Coinmarketcap数据,加密数字货币市值总额达上千亿美金。

比特币的资产属性

也许有人会说,区块链项目ICO中发行的代币与比特币不一样,这些代币虽然具备较好的流通性,但它们的生命周期伴随项目,只能在有限范围内流通。

数据来源:点量研究院

从以上表格我们可以发现:用户和应用代币还有可能用于系统手续费,一般的区块链ICO项目的代币只能用于投资;目前市面上的代币投资特征明显比货币特征突出;投资者购买这些币种是为了保值、升值——投资性质明显。

如果比特币本质是货币,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市场检验之后,火爆的数字货币交易会不会回归货币属性?

即使最具全球货币潜力的比特币也面临挑战:随着区块增加、交易频次增多,比特币10分钟确认一次交易的速度越来越满足不了投资者需求,进而面临分叉风险。

倡导恒定数量、依据算力决定挖矿数量的比特币,在核心开发组和矿工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也会产生分歧,各方博弈的结果导致BCC出现。随着市值增长,未来会不会出现更多的分叉?分叉解决交易难题似乎并不符合货币属性;这样的情况让比特币的货币属性带上了利益的枷锁——这很容易让人动摇对数字货币的信心。

货币学派代表人物弗里德曼曾提出:货币供应量的不规则变动是经济波动的根本原因,要想控制通货膨胀必须实行“单一规则”的货币政策。虽然比特币2100万总恒定量和共识机制一定程度上符合弗里德曼的设想,但现实情况是:这样的货币能否满足随时变动的市场需求?

如果比特币这类数字货币的价值仅限于炒币人追捧、价值仅限于交易所上市值的增长,如果没有实体经济在背后支撑,数字货币还能走多远我们无法确定;近来ICO已经火热到一定程度,这些项目的泡沫什么时候会破灭无法预知。

火爆的ICO让整个行业已经开始膨胀,当所有的人入局为炒币摇旗呐喊的时候,数字货币离货币属性越来越远;在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未来是货币还是投资品,抑或两者结合都还没清晰的情况下,行业已经在呼吁监管政策尽快出台,或许,政府会给数字货币指出条“明路”。